读书

几次暂别

作者:admin 2019-10-25 我要评论

文/无漾 又是开学季。我再次提着26寸大行李箱,背着一个已经没有多少东西的背包,很不情愿地走进车站。 去年高考结束后,我打定主意要去一个离家很远的大学。总...

文/无漾

又是开学季。我再次提着26寸大行李箱,背着一个已经没有多少东西的背包,很不情愿地走进车站。

去年高考结束后,我打定主意要去一个离家很远的大学。总觉得离家很远就能得到自由,奔向北上广就很酷。母亲这大半辈子却连省都没出过。那晚我张罗着要订去上海的票,母亲语气怯懦但眼神又坚定到让我无法拒绝地商量道:“妈要不送你去吧,我也想看看大上海。”

买了两张硬座车票,长达13个小时的车程,其实并不舒服。我们都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。车窗外黑漆漆的,偶有路灯点点飞速闪过,我从车玻璃上看到身旁的母亲已是一脸倦容,她伏在我的肩上,想睡但好像又睡不着,靠也靠得不那么踏实。我彻夜未眠,看着靠在我肩膀上的母亲,心里酸了很久。

到站已是上午10点,上海的9月闷热潮湿,我打开导航看了看学校离上海站的距离,整整60公里,地铁需要换乘3次。

我怯生生地看着地铁站周围的标识,顺着人流走到闸机处,刷NFC通过闸机,很快就进站了。母亲走在我身后,我还故作聪明让母亲也拿着我的手机刷NFC进站。但是,一次又一次,都失败了。闸机口人潮涌动,我在闸机这头儿,母亲在那头儿,我看着母亲身后那些人或是嫌弃或是不屑的神情,自己在这头儿很是尴尬。“都说你别来送我了,这来了能干吗,要是我一个人来我早就进站了。”我恼羞成怒这样子讲道。母亲强颜露出一丝微笑,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周围其他人。最后,我才想到去人工台解决这个问题。

经过刚刚那个小插曲,我满心欢喜去上大学的好心情减了一半不止。一路上,地铁匆匆向东南方向开,母亲的话也不多,我也不怎么想和她讲话。在最后一次换乘的时候,许是她在想着什么事分了神,上扶梯的时候差点连人带行李箱滚下来,我在她身后惊慌失措,最后总算一把推住了她。事后我想起来都觉得后怕,如果当时母亲的身后站着的人不是我,那天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剧情了。

从电梯上把母亲扶回来,我又气又怕。在最后这趟地铁上,出于对之前一路上对她的态度有了几分羞愧,我开始慢慢和她开玩笑,让她看窗外的风景。看着定位图标离学校越来越近,想起刚才令人后怕的意外,还有各种难以描述的心情交织在一起,我的泪水在眼眶里疯狂打转,几次都差点夺眶而出。

大学很大,母亲说有我们一个镇子那么大,把她的脚都走大了。两天逛来逛去,我们一起拍了很多照片,她说她要选几张洗出来挂在家里。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,我也该把她送到上海站了。

我已是满身的轻松和愉快,送去车站的路上一直和她有说有笑。可我就没有感觉出来她走得多慢啊。到了南入口,母亲该进去了。我一直陪她排队,终于到了入口身份核验的地方,不得不分开。也是奇怪,那时候我怎么有勇气一直盯着她看,目送她进站呢?果然,进站前她转身看我,我们对视那一瞬间,同时落了泪。我草草和她挥手再见,匆匆离开。

回来的路上,我还在想,我究竟是为什么哭啊,从初中就开始读寄宿制学校,中学一直都是一个月回两次家,按道理应该不缺少面对孤独的勇气。那她又是为什么哭啊,我一直都不怎么在家,有什么舍不得的。哎,这个问题或许只有当我为人母之后才能明白。毕竟学会告别、懂得告别是我们每个人一生的课题。

在第二年正月开学的时候,我说什么也不要母亲送了,想着自己先坐大巴车到省城,然后从省城回上海。她还是来送我上客车,走之前还给我煮了碗面条吃。她一直和我候车,我快上车的时候她竟然说她想先回家了,让我路上注意安全。

很巧,这次我也真的不敢在这时候多看她一眼了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怀念我的老师尹瘦石先生

    怀念我的老师尹瘦石先生

  • 几次暂别

    几次暂别

  • 符合常识并不是世界唯一的样子

    符合常识并不是世界唯一的样子

  • 要如何才能相信一个人 ?

    要如何才能相信一个人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