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

韩雪:舞台之上

作者:admin 2019-10-14 我要评论

一周前,我因为音乐剧《白夜行》去上海采访韩雪的时候,她其实已经录完这最后一集《我就是演员》了。得冠的信息,工作人员也有透露,到时候给她排了两整天的媒体...

一周前,我因为音乐剧《白夜行》去上海采访韩雪的时候,她其实已经录完这最后一集《我就是演员》了。得冠的信息,工作人员也有透露,“到时候给她排了两整天的媒体采访”,似乎是准备好要打一场硬仗。

昨天睡前刷朋友圈,突然意识到,今天,大家的朋友圈大概会被三场“雪”占领:上海的朋友们拍的漂亮雪景;《白夜行》音乐剧将在上海演出最后一场,韩雪在其中扮演雪穗;以及最重磅的,韩雪得了《我就是演员》这一季的冠军。

图片来自@韩雪 微博

《白夜行》制作团队的苗苗告诉我,也是在去年上海的下雪天,她突然瞥了一眼窗外的雪,心想,“哦,不如试试去找韩雪演女主角吧”。

实际上《白夜行》是韩雪出演的第一个舞台剧、音乐剧。“犹豫吗?”“与其说是犹豫,不如说是需要特别多的取舍”。《声临其境》后,韩雪得到的演出邀约非常多,而《白夜行》需要从8月份开始排练,“一整个黄金的拍戏时间就让出去了”。除此之外,国内原创音乐剧市场也并不让人放心,所幸,《白夜行》音乐剧11月30日首演以后,口碑不错。

图片来自@韩雪 微博

我跟韩雪的采访也主要围绕这部音乐剧。日本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的《白夜行》,故事很特别,甚至在不剧透的前提下很难写梗概。

故事从1973年大阪一栋废弃建筑物里的凶杀案开始讲起,真凶不明,乃至,笹垣警官整整二十年都在追查真相。故事还另有两条主线,一是受害者的儿子桐原亮司,另一是受害者生前最后一天到访过的母女,其中的女儿雪穗。他们是案件相关者,越长大,人生似乎越被阴影笼罩。

这本书是东野圭吾的代表作,1999年出版的时候,虽然没有像后来的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那样得那么多奖,但因为它的醇厚,被很多推理迷推为东野圭吾最好的作品。

图片来自@韩雪 微博

时间是12月2日下午六点,3个多小时的《白夜行》演出结束后,我们在剧场后台碰头。

三联生活周刊:其实《白夜行》之前,你并没有太多舞台表演经验。

韩雪:《白夜行》是我第一个真正的舞台作品。在此之前,我唯一积累的舞台经验,其实都来自今年的一些综艺节目,从《声临其境》开始,再到《我就是演员》。特别是《我就是演员》,每次大幕升起来的时候,听到“叮叮叮”那个声音,真的会紧张。而且,没有站过舞台的人,是不知道该怎么跟观众用眼神用肢体做互动的。

图片来自@韩雪 微博

三联生活周刊:这个剧无论是表演,还是音乐,对你的要求都跟平时不太一样。

韩雪:说实话,我真是做了一些调整。包括台词的声量,表演的状态。雪穗是一个优雅的姑娘,不可能做很大的肢体动作,所以需要在情绪管理上下功夫,在唱歌时,让甚至最后一排的观众都能感受到雪穗此时内心的感受。而且我以前唱的是流行歌曲,不需要特别大的音量,但音乐剧不太一样。我有好多独唱,下半场雪穗的情绪一直在累积。我得管理好情绪和声音,光顾着表演,唱飞了也不行。哎呀,其实每次那个气儿舒坦下来的时候,是我转身走向侧幕的那一瞬间,当光照着你走进黑的区域,才能把那口气彻底地送出去了。

图片来自@韩雪 微博

三联生活周刊:会担心什么?

韩雪:非常具体的技术问题。第一我也不运动,体力不好,连演几场身体会感到疲惫,不像我们组里的音乐剧演员,他们都非常专业,身体素质也好。第二我很容易生病,在剧组拍戏常常一个人感冒就传染一大圈,到了我这儿,三个月都好不了。我也特别怕演出期间,万一嗓子不行,没歇够。这些方面我会有点慌。

?

图片来自@韩雪 微博

三联生活周刊:你理解中的雪穗是怎么样一位姑娘?

韩雪:前两天还有记者问我,你和刘令飞怎么去演坏人,我说,我俩没把他们当坏人来演。雪穗是一个很可悲的姑娘,小时候被她妈妈出售给中年人,她这颗种子种在了很坏的土壤里,不可能开出美丽善良的花。因为连最应该有的母爱她都没有得到过。所以雪穗啊,跟野草一样,太卑微了,生命太不值钱,没有人爱她,她只能自己爱惜自己,她的方法是让自己变得强大,把什么都抓在手上,用这种方式给自己安全感。小时候的屈辱,也让她希望有一天,所有人能够仰视她,她是在寻找内心的平衡,才会一步步走向那个位置。

?

图片来自@韩雪 微博

三联生活周刊:表演的时候,最难的部分是什么?

韩雪:还是情绪把握。读原着小说的时候,我就觉得,雪穗应该是一个内心世界非常丰富的姑娘,尽管东野老师刻意回避掉了书写心理活动,时时刻刻都是冰冷的外表,背后的情绪涌动却是我在表演的时候,最需要传达给观众的。可是呢,原着中,雪穗跟亮司互相之间也没有交流的场面。这两样是舞台上最能表现情绪的机会,书却把这些都交给了观众的想象。所以呈现在舞台的时候,我们增加了内心剖析以及二人交流的场面,比如是否要杀掉第二个妈妈,把他们的争执演给观众看。

?

图片来自@韩雪 微博

三联生活周刊:《白夜行》的读者们常常讨论的一个问题是,雪穗和亮司之间,究竟是不是爱。你觉得呢?

韩雪:他们是在彼此照亮的,我不敢说那是不是“爱情”。但至少我觉得两个人打小一路走来,那种共生的关系,是唯一给对方温暖和安全的一个存在,那你说这不是“爱”吗。其实你看原着小说的时候,你对亮司和雪穗,恨不起来,更多的是同情、遗憾和心疼。你会特别希望,如果年幼时分的那种伤害不存在,或许他们真的可以很快乐地在阳光下牵手。就像书的封面表达的念想一样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为什么“没有生活能力”的徐锦江会让大

    为什么“没有生活能力”的徐锦江会让大

  • 韩雪:舞台之上

    韩雪:舞台之上

  • 东野圭吾和他的平行世界

    东野圭吾和他的平行世界

  • 陈思思的丈夫魏文斌简介 陈思思个人资

    陈思思的丈夫魏文斌简介 陈思思个人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