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

李淳:我爸是李安,那又怎么样?

作者:admin 2019-10-18 我要评论

现在的李淳,既跟着父亲的热情,又需要推翻爸爸给他的一些压力,这个过程是在寻找属于自己的一种信念。正如《小王子》里面说的:一个人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实...

现在的李淳,既跟着父亲的热情,又需要推翻爸爸给他的一些压力,这个过程是在寻找属于自己的一种信念。正如《小王子》里面说的:“一个人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实,事实的真相用眼睛是看不到的”

?

李淳

?

文 / 李亚鸽

作为李安的儿子,父亲好像一个无法忽略的坐标轴。

上初中时,李淳迷上了美式足球,但是后来由于体格的问题,他打消了当运动员的念头,转而参加了学校的剧团,因为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他一下子喜欢上大家一起创作、把角色从无到有搭建起来的感觉,舞台剧让李淳开启了演艺之路。

2011年,李安开始尝试使用3D技术拍摄《少年派》。李淳利用暑假时间到拍摄地点,帮父亲打杂。两个多月的时间里,李淳帮剧组扛工具、订盒饭、打扫卫生,起早贪黑地忙碌着。假期过后,李淳整个人瘦了一圈,也晒黑了许多,同学们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去非洲做苦工了,李淳则俏皮地回答说自己是和老爸一起去度假了。除了每个假期通过“度假”锻炼,父亲还希望他可以学习中国传统的优秀文化。在纽约成长的李淳,如果没有这些知识的积淀,在演艺上就会维持在表面。

但是,不可避免的是,他一出道大家就会把目光放在他的父亲上,起初他也会反感,总是会困惑为什么没有把更多的关注放在他和作品本身。

第一次回国拍戏时,父亲在他临走前满怀愧疚地说:“弟弟对不起,你老爸把我们李家几辈的好运都用在自己的身上,所以,也许你这辈子会很辛苦,会很付出。但是你可能比我辛苦一倍,但才会得到我成绩的一半。”

当时,他想的就是无论压力有多大,也希望自己可以无愧于自己和父亲。

为了准备拍摄《比利 · 林恩的中场战事》,李淳和他的队友在亚特兰大的郊区,进行半个多月无休止的魔鬼训练,俯卧撑、仰卧起坐、体能训练、队形训练……这是他第一次“主动地”进入父亲李安的电影。

教练让他们从高到矮排成一排,一起扛起一棵树,力气不够的时候,他会知道,如果稍微一松开手,兄弟就会比较辛苦,所以他就想自己可以为兄弟们做些什么。那个训练突然让他对集体的认识有一种改变。你不知道身边这些人都是谁,来自哪里,但是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集体。

一个人变成大人的定义就是他开始学会怎样放下自己。

2017年,李淳获得了第54届台湾金马奖最佳男配角提名,回忆起这段经历,父子俩都一致觉得没获奖“是件好事”。李淳说,在美国常常看奥斯卡,知道太早得奖不是一件好事,所以反而觉得这样的结果挺好。李安接受采访时说,“老实讲他还年轻,我希望别人得奖”。对于他来讲,现阶段的成长比成就更重要。

现在的李淳,既跟着父亲的热情,又需要推翻爸爸给他的一些压力,这个过程是在找寻属于自己的一种信念。正如《小王子》里面说的:“一个人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实,事实的真相用眼睛是看不到的。”

他到《世界听我说》的舞台上讲述了他的故事:

大家好,我是李淳,很高兴来到这个舞台。

我小时候被称为我家里的“小王子”。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名称。为什么爸妈会叫我“小王子”呢?是因为家里最辛苦的那几年我还没出生,也没有和他们一起经历过苦日子。那几年老爸还没开始拍电影,妈妈边念博士边养我哥哥,家里都在靠妈妈赚钱。

当我出生的那一年爸爸已经要开始拍他的第一部电影,家里的经济状况也越来越好。在我四岁的时候,第一次坐飞机就跟我老爸坐头等舱。六岁的时候我们从小小的公寓,搬到纽约有名的豪华郊区。在我小时候,我妈妈常会用“小王子”这个名称来说我们三个男人,只要我们偷懒不帮忙做家事,她就会抱怨说,我家里养了三个“小王子”,天天享受着被伺候。我妈也常会提醒我们,他们移民到美国这块陌生环境,把我们养大是件很不容易的事,因为语言不通加上和家人朋友的距离很远,基本上他们都靠自己的努力生存的。

所以希望我们不要因为现在经济状况不错,就可以偷懒不努力,也会说:“不管你未来想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你,你想在麦当劳打工我们也会支持你,但你要认真不能偷懒,想要的东西要靠自己的努力争取,不要成为一个无能的‘小王子’。”

我第一次遇到表演是在高中的时候,参与了莎士比亚剧团,一下子就被迷住了。在我要申请大学的时候,唯一想要的就是考上表演科系。电影《宿醉2》对我来说它算是一场失败,那么大的机会我演得很不出色,还被导演在大家面前骂说我是个烂演员。我要提早去几个月,因为我中文实在太烂了。很遗憾没有早一点把中文学好。

电影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战事》剧照

?

2013 年,我即将要离开纽约了,飞去台湾拍我的第一部华语片了。我记得当时老爸在街上陪着我等计程车,我往机场去了。大大的行李箱在我身边。我当时23岁,也已经拍了一部好莱坞大片。也许他看得到我脸上的担忧,他就说,“爸妈没有逼迫你在家里跟我们讲中文,你去那里会比较辛苦。你想当那里的演员,就把语言学好。武术也学好,对你表演会有帮助。还有中国的历史你要多了解。美国才两百多年的历史,中国都五千年的历史,这都是可以学的。”他想了一下,又说:“你下这个功夫,肯定会有收获。”这是我离开前,老爸对我的祝福。

我第一次听到“星二代”这个标签用在我身上是在我拍完了第一步华语片,《对风说爱你》。我都准备好要和媒体分享我第一次用中文表演的感想,和导演合作怎么样,但他们好像对这些话题不太感兴趣,他们唯一想知道就是我和我爸之间的关系。

“你作为一个‘星二代’,在一个伟大导演的家庭里生长,和我们普通人有什么不同?”

“导演想跟你合作,是不是因为你是李安的儿子?你有受到什么特殊的待遇吗?”

当我问我经纪人“星二代”是什么意思,她回答说,“在华人文化里,‘星二代’是在讲一个明星的孩子利用他爸妈这个资源去把自己捧起来,让自己红。”

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和我爸之间的关系在别人眼里是代表富有、利用、不会吃苦。当我听到我这样被形容,就想到我从小被称为“小王子”这件事。但除了有一种反感,觉得不公平之外,我心里想在我还没证明自己之前,一切这些过程好的坏的都是一个成长,都是养分。

当我再次和爸爸碰面的时候,老爸要在台北处理金马奖的事。他约我去他房间见面。吃完饭后,我就告诉他我在台湾最近的生活:太极拳学到什么程度了;最近讲普通话发音一声和四声还是会分不清楚;我和奶奶一块住相处得还不错,只是她记忆力越来越差,常常会重复刚才说的话。

随后,我开始讲我最近工作的状态。在我讲的过程中,我爸就开始皱眉头了。看到他脸上那种陷入深思的表情,我知道我讲了不当的话,他要跟我讲道理了。

“对不起弟弟,你老爸把我们李家的好运气都用光了,父亲的运气那么好,你也许会一辈子都跟我一样努力,却得到我成绩的一半。”我知道老爸这样说,还是觉得我成长得不够快,担心我不能养活自己。虽然我对他看不到我成长有不满,我还是没有能证明他是错的事情,所以,我只能加倍努力地去做好每一件事情。

我在亚洲已经生活了五年,现在差不多一年才回纽约一次。我每次回去虽然感觉回家了,但我内心会很着急想回台湾继续努力追求我的梦想。我现在都用中文和我爸妈沟通,他们都会开玩笑说好像自己得到了一个新的儿子一样,哥哥却在旁边很吃亏,几乎都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。

我近年发现,我生活的地方(台北)虽离父母的家越来越远,跟家人的心却越来越亲近。在最后,我想说,我接受在我当演员的这条路上所带来的考验,想要脱掉“小王子”的长袍都是我必经的过程,我要更努力更认真地付出,继续做我觉得对的事。

我是一个演员。我是李淳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李淳:我爸是李安,那又怎么样?

    李淳:我爸是李安,那又怎么样?

  • 陈旭然

    陈旭然

  • 寒松吟:“黄自四大弟子”的求学生涯

    寒松吟:“黄自四大弟子”的求学生涯

  • 另一个门德尔松,恰好是个女人

    另一个门德尔松,恰好是个女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