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识

我努力工作,因为不想成为82年生的金智英

作者:admin 2019-10-26 我要评论

| 永 远 别 对 生 活 冷 感 | 熟悉我的人知道,我热衷谈论女性话题。对女性文化、处境,种种都太感兴趣,太希望贯穿百千年的性别期待能有所松动改变。 最近看了...

| 永 远 别 对 生 活 冷 感 |
 
熟悉我的人知道,我热衷谈论女性话题。对女性文化、处境,种种都太感兴趣,太希望贯穿百千年的性别期待能有所松动改变。
 
最近看了本韩国小说,真是特别古怪的国度。
 
这儿的女性经济特别火红,从奢侈品、美妆、餐饮到影视,输出至全球的韩剧,看似公开奉迎女性喜好。这个国度有太多恋爱与婚姻的罗曼蒂克童话,女人被托得很高,但细看,一点也不。
 
▲ 《20世纪女人》
 
这两年,韩国风波不断。从性骚扰,胜利门,到女演员自杀,一幅当代韩国女景图,真实呈现在观众面前。
 
一条又一条热搜新闻都褪去热度了。有本书被反复提起好多次——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,前几天我终于看了。
 
 
很好奇为什么韩国男人对它恨之入骨。
 
以美貌着称的韩国爱豆只不过说看过这本书,立刻被男粉骂到狗血淋头。男粉骂完不顺气还要抵制她,烧爱豆照片泄愤。无论哪个女人,一旦说读过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,就会被打上“女拳”标签,谩骂随之而来。
 
太可怕,物化与仇女夹杂在喜欢与狂热里头,不顺意便畸形。这样的男粉,更像恐怖分子。
 
 
▲ 在综艺上提到这本书的女爱豆遭受了大规模的网络暴力
 
这本书在人口仅5000万的韩国,销量超过100万册。作者赵南柱被评为当年年度作家,韩国总统文在寅都推荐……就在今天,由小说改编的电影在韩国大荧幕上映,韩国票房预售率登顶。
 
还记得早前,出演过韩国现象级电影《熔炉》的孔侑、郑裕美一宣布出演,就被网友围攻,郑裕美被键盘侠人身攻击,有人甚至向青瓦台请愿要求电影停拍......太魔幻。
 
韩国今天注定不太平。
 
 
我连夜把书给看完了。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不像文学小说,更像社会学读本,后来才知道作者赵南柱是社会学出身。
 
1982年生的金智英,像街上随处可见的普通女孩。与其说她是一个真实的人,不如说她是女性群象抽象出的概念,金智英是韩国最常见的名字。
 
金智英算不上传统韩国女人,也不算先锋女士。她上过大学,读过书,从少女成长为大人,她有好些鼓足勇气争取正当权利的高光时刻。当然,咕隆一声把郁闷吞下去的情况更多。
 
 
她和母亲比起来更现代。母亲打工供哥哥弟弟上学,照料家务孩子,一边赚钱帮补家用,却还照顾丈夫颜面。在上几辈人看来,女人理应如此,风光和功劳算不到母亲头上。
 
而1982年出生的金智英,一样上学,自主挑选工作,没有人跟她说只要找个好老公、当个好妈妈就行了,母亲还在她床头贴了张世界地图。看起来她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,但细看,金智英的一生都被性别偏见包围。
 
 
▲ 《问题餐厅》
 
奶奶总是偏心弟弟,好的东西弟弟先挑,剩下的由姊妹俩共享。80、90年代,韩国新生儿性别失衡严重,第三胎是男婴的数目比女婴足足多一倍。
 
上补习班时被可疑的男同学尾随,男人竟然指责金智英的笑是在勾引他,赤裸裸的荡妇羞辱。父亲赶到,劈头盖脸先骂她不小心。
 
毕业工作,公司虽然有不少女同事,但高管几乎全是男人。领导觉得女员工生育期便无法兼顾工作,于是升职加薪,特权和优待,男士优先。据2014年的统计,韩国男性平均薪资为一百万韩元,而女性只有六十三万三千韩元。
 
 
 
30岁的金志英不想那么早生孩子,经不住亲戚婆妈一顿催,妥协了,辞职当家庭主妇。没有婆妈帮忙,忙得天昏地暗,明明家务活、带孩子一堆事,还被讽刺“妈虫”——妈虫专用于讽刺没有收入,专靠老公养活的家庭主妇。
 
只不过是带孩子去公园散步,买杯咖啡休息而已,就被路过的男人讽刺,“我也好想用先生赚来的钱买咖啡喝、整天去闲逛,妈虫真好命呀……”
 
 
 
新闻里种种骇人的大事件,诸如杀妻、丑女、潜规则、性丑闻,金智英都没遇见。金智英的一生,非常平凡,但看完书的那一晚,我做了噩梦。
 
因为我们或多或少,都曾经是金智英。
 
骇人的事从没发生在我身上,“隐形的不公”却如影随行。
 
太害怕哪怕饱受教育,读书工作,最后还是一样,像金智英一样无法对人生作主,无论选哪条路始终不被理解。
 
 
借金智英的口,作者说的是东亚三国女人的噩梦,“我赌上自己的性命把孩子生下来,甚至放弃自己所有的生活、工作、梦想,只为了带孩子,我却成了他们口中的一只虫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 
 
我是个不时被标签的写作者。写过太多关于女人的文章。
 
我很无奈怎么跟不同立场的人谈观点。很头疼,一谈女性话题,观点不重要,立场已经决定阵营……以前我写女性艺术家,有个男性读者留言,“当艺术家难道比当母亲更重要吗”?气得我想当场吐血……
 
会有人问男人“当艺术家难道比当父亲更重要吗?”我从没教唆女人不要成为母亲,我只希望人们还给母亲一点选择的自由,还有真心的理解和行动上的感激,而非只把母亲当作工具。
 
 
劈头盖脸就把“金智英”列为社会公害,说明,那些毒舌的看客,太习惯原本性别形势,不想被谁改变,未曾尝试理解,更不想利益受损。
 
我能明白大家对女性主义警惕。太多案例,所谓田园女权一边要求特权,一边期待不用承担任何义务。那绝对不是我想要的。
 
我觉得,真正的女性主义,抨击的是性别预设,而非男性权利的本身。女性主义不过只是平权、人权。
 
我们这些年来的女性主义作品,常常有类似通病,琐碎记录,沉溺情绪,宏观的思考比较少。但在金智英的故事里,金智英个人的痛苦,是源于结构性的苦闷。性别分工,社会意识,都渐渐让金智英走向令人绝望的方向。
 
性别不公确实存在,而作为第一性的男人,经历不同,从没遇见这类破事,于是以为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挑拨性别矛盾,让女性不要当家庭主妇,不安好心。
 
 
我明白传统总有原由。通常母亲负责育儿和起居家务,父亲养家糊口,所谓传统社会的铁三角,一代又一代人的信条。
 
但这还是新一代人的信条么?别说现代人没那么想要孩子了,我也见一些男性顾家的案例,各挥所长罢了。现代人更讲究共同承担。
 
 
所谓改变性别预设,对男人来说也可喜。他们不需要那么渴望有钱和成功,也不必清空女孩们的购物车——女孩们可以自己清自个儿的购物车。
 
改变性别预设漫长而艰难,因为我们在与长久既定的共识,文化,和形态对抗。我确实能看到改变。
 
 
▲ 《革命之路》
 
从大众文化来说,韩国近两年有一大堆谈论女性处境的剧集和电影——趋势正好从2016年开始。《请吃饭的漂亮姐姐》阐述女性职场处境。《死也很好》探讨二胎妈妈的职场选择。《就算敏感点亦无妨》谈论性骚扰……十几年前,根本没几个人会谈girl power.
 
“这么小的事也值得拿来说?”“没有你讲的那么夸张吧?”
 
不好意思,这些你看起来觉得微不足道的细碎的难过和不公,确实影响太多人的人生。
 
熔炉有一句经典台词:“我们一路奋战,不是为了改变世界,而是为了不被世界改变”。放到82年金智英的身上,这句话同样成立。女人一路奋战,是为了不被世界改变。
 
1992年生的女人,也即将迈入30大关了。1982年金智英争取不了的平等,希望1992年、2002年的女人能做到。
 
来聊个五毛钱的天
 
来说说,让你想一路奋斗的瞬间?
 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我努力工作,因为不想成为82年生的金智

    我努力工作,因为不想成为82年生的金智

  • “走出去”的困境和未来的诺贝尔奖

    “走出去”的困境和未来的诺贝尔奖

  • 误解之源

    误解之源

  • 中国人,像搞传销一样学英语

    中国人,像搞传销一样学英语